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30 June,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他愛笑,是那種源自心底的喜悅的自然表露,如陽光般照著人溫暖。他常說,整天耷拉著一張苦瓜臉,像別人欠了你什麼似的,弄得自己不爽,又影響別人的心情,何苦呢?高興,就笑出聲來,讓大家都知道;悲傷,就望望藍天白雲,然後一陣瘋跑,到後來就彷彿什麼也沒發生。 他是農民工的孩子。小小年紀就跟隨父母輾轉奔波,城市留下了他們匆忙的腳步。來這座城市是呆得最久的,他在城郊一所學校讀完了初中,整整三年。 父母的要求很低,靠收破爛就支撐起一個家。難的是兒子的入學問題。父親曾在酷暑難耐的夏日,奔波了好幾所學校,均因戶口不在本地遭到拒絕。後來,父親乾脆帶著兒子,到租住房附近的學校守著校長,懇請校長給孩子一個學習機會。並承諾,如果兒子違反校規、成績跟不上可以隨時退回。父親甚至將事先寫好的保證書捧到校長面前,讓校長過目。校長仔細打量了孩子,發現他簡單普通卻極其潔淨的衣著,看見他滿懷期待卻一直微笑堅定的眼神,決定接納他。那刻父親如釋重負。 父親白天出門收破爛,母親在家整理歸類做家務,日子勞碌清貧卻怡然自得。放學回家,兒子煮飯洗衣打掃衛生活不離手。功課做完後,幫父親裝貨卸貨蹬三輪,青春膨脹的力量在汗水中恣意揮灑。在校,他彷彿也有渾身使不完的勁兒,球場上,高挑的個子較強的爆發力讓他成為灌籃高手,勞動課上,一人得抵兩人還最先完成任務。校慶文藝匯演,他那被大山清泉滋潤的歌喉征服了所有評委。學習上,沒開小灶沒請家教,照樣年年拿第一。校長慧眼識珠。 他開朗樂觀,沒有農民工子女的自卑陰影。該幹啥就幹啥,就連雙休日和父親一道出門收破爛,他高亢的吆喝聲也浸透著力量,浸透著不卑不亢。老師知道他的家境,有廢書廢報什麼的就給他說一聲,喊他父親來收。中午休息時間,他騎著三輪載著父親樂呵呵地來了,拿著稱竿提著口袋帶著父親一間辦公室一間辦公室地收購。末了,幫父親裝好貨,目送父親出校門,然後跑回教室學習。一臉汗水,一臉喜悅。 中考,他一不小心成了全區狀元。當校長和班主任老師到他家報喜時,他還和父親在外面勞作,逼仄的小屋裡,母親正分揀碼放著廢品。 考慮到家庭經濟狀況,他選擇了本地一所收費低廉的普通中學,但縣城唯一一所國家級重點高中的招生辦主任知曉他的情況後,提前點招了他。錄取理由是:陽光、開朗、堅強、奮進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