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7 June,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一顆冰冷的心在午夜裡跳動,帶著對愛情的音律百轉千回,即使一張床,中間卻也相隔一片海。你內心永遠是我難以到達的天涯。 聽見雪被風吹落的聲音,看見一份潔白內心滿是欣慰,遙遠的牧野邊?轆的水井一樣是生命的源泉。 聽見或者看見,一份記憶足以讓我細細品味,我夢中宛若紫蝴蝶的女孩在秋風瑟瑟中漸行漸遠,一世的情緣終究敵不過風花雪月的誘惑,曾經的點滴化成記憶的淚水在心口處堆積。 斷橋上你影影綽綽的身影,倒映湖水無法觸及的溫存隨著你的離去被疼痛吞噬,遠處寺廟的鐘聲還在祈禱一生一世永不言棄的誓言,你走了,就像空中飛舞的樹葉,雖然我不知將飄向何方,但注定不屬於我。 你能聽到我音律和諧的彈奏嗎?你能聽到我在落葉紛飛的季節吹奏的羌笛之聲嗎?是誰別離了憂傷的眼眸,又是誰在情感的宿命裡執著追尋。情深緣淺,我的身影只是你記憶中的一個微小的點綴,對於生活誓言注定是卑微的。 一生中的微語凝噎,在曾經相約的地點早已說完。我何嘗不知落花無意流水無情,只是一份牽掛怎麼可能說斷就斷呢?又是一個人的形單影隻,又是一個人的悲苦天涯,在這落寞的季節裡被無情的放大,你所要的我終於無法企及。作別天邊的晚霞,許一生對你誠摯的祝福,所有的語言就在此刻被凍結。 一個人,一座一生之城。 月色如銀,那銀白色就在廣褒無垠的大地間展開,稀稀拉拉的影影綽綽,微柔的晚風吹的窗欞聲聲作響,我一個人的思念被你帶向遠方,也曾想起那些美好,也曾在每個夜深人靜的之時,倚框而思。 我注定是個感情上戀舊的人,也許我癡癡的守望對你來說不過是一種打擾,我漫天的愁思都在為你席捲,等待更多,等待那個未老的靈魂,情傷情殤,怎奈何這感情上緣起緣落,歲月靜好,到底是誰在左右誰的感情,滿份柔情卻也注定不會相守。 倘若有風就把這思念吹走,倘若有雨就把這思念澆滅。一行清淚掛眼邊,情已離去又何以讓愛成傷害。 緣盡生生世世,有多少人為做到相守纏綿,誰會牽著誰的手慢慢變老,誰會和誰演繹不老的塵世情緣,情感裡沒有對錯,只有合適不合適。這一生怎能忘記也明眉皓齒的容顏,怎能離別帶來的絲絲疼痛,也許注定要悲苦連連。 曾經編織的徇麗多姿的夢終究要醒來,過眼如煙的浮雲塵世必定是心痛永遠無法剔除的傷痕,我的愛會在記憶裡漸行漸遠,就讓月色繼續籠罩這個世界,讓記憶繼續精彩紛呈,帶著對往事的回憶,一個人打點行裝繼續遠航,你終究是我無法到達的天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