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30 June,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他愛笑,是那種源自心底的喜悅的自然表露,如陽光般照著人溫暖。他常說,整天耷拉著一張苦瓜臉,像別人欠了你什麼似的,弄得自己不爽,又影響別人的心情,何苦呢?高興,就笑出聲來,讓大家都知道;悲傷,就望望藍天白雲,然後一陣瘋跑,到後來就彷彿什麼也沒發生。 他是農民工的孩子。小小年紀就跟隨父母輾轉奔波,城市留下了他們匆忙的腳步。來這座城市是呆得最久的,他在城郊一所學校讀完了初中,整整三年。 父母的要求很低,靠收破爛就支撐起一個家。難的是兒子的入學問題。父親曾在酷暑難耐的夏日,奔波了好幾所學校,均因戶口不在本地遭到拒絕。後來,父親乾脆帶著兒子,到租住房附近的學校守著校長,懇請校長給孩子一個學習機會。並承諾,如果兒子違反校規、成績跟不上可以隨時退回。父親甚至將事先寫好的保證書捧到校長面前,讓校長過目。校長仔細打量了孩子,發現他簡單普通卻極其潔淨的衣著,看見他滿懷期待卻一直微笑堅定的眼神,決定接納他。那刻父親如釋重負。 父親白天出門收破爛,母親在家整理歸類做家務,日子勞碌清貧卻怡然自得。放學回家,兒子煮飯洗衣打掃衛生活不離手。功課做完後,幫父親裝貨卸貨蹬三輪,青春膨脹的力量在汗水中恣意揮灑。在校,他彷彿也有渾身使不完的勁兒,球場上,高挑的個子較強的爆發力讓他成為灌籃高手,勞動課上,一人得抵兩人還最先完成任務。校慶文藝匯演,他那被大山清泉滋潤的歌喉征服了所有評委。學習上,沒開小灶沒請家教,照樣年年拿第一。校長慧眼識珠。 他開朗樂觀,沒有農民工子女的自卑陰影。該幹啥就幹啥,就連雙休日和父親一道出門收破爛,他高亢的吆喝聲也浸透著力量,浸透著不卑不亢。老師知道他的家境,有廢書廢報什麼的就給他說一聲,喊他父親來收。中午休息時間,他騎著三輪載著父親樂呵呵地來了,拿著稱竿提著口袋帶著父親一間辦公室一間辦公室地收購。末了,幫父親裝好貨,目送父親出校門,然後跑回教室學習。一臉汗水,一臉喜悅。 中考,他一不小心成了全區狀元。當校長和班主任老師到他家報喜時,他還和父親在外面勞作,逼仄的小屋裡,母親正分揀碼放著廢品。 考慮到家庭經濟狀況,他選擇了本地一所收費低廉的普通中學,但縣城唯一一所國家級重點高中的招生辦主任知曉他的情況後,提前點招了他。錄取理由是:陽光、開朗、堅強、奮進!

| 9 June,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古樹    作者 塗湘奇(塗相奇) 一棵古老的大樹 在山荒野嶺參天挺立 沒有葉子沒有生機 只有班駁奇特樹皮 沒有誰知道它的名字 更沒有誰知道它的年齡 人們看了看它便走了 誰也不會把它掛記 某日伐木工人發現了它 在它周圍量了量轉了轉 樹好粗有好幾個胸圍 大伙協力把它鋸了下來 一圈又一圈一輪又一輪 歷史又重現了它的年齡 (塗湘奇作於浙江龍灣甌江QQ407973408)

| 7 June,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一顆冰冷的心在午夜裡跳動,帶著對愛情的音律百轉千回,即使一張床,中間卻也相隔一片海。你內心永遠是我難以到達的天涯。 聽見雪被風吹落的聲音,看見一份潔白內心滿是欣慰,遙遠的牧野邊?轆的水井一樣是生命的源泉。 聽見或者看見,一份記憶足以讓我細細品味,我夢中宛若紫蝴蝶的女孩在秋風瑟瑟中漸行漸遠,一世的情緣終究敵不過風花雪月的誘惑,曾經的點滴化成記憶的淚水在心口處堆積。 斷橋上你影影綽綽的身影,倒映湖水無法觸及的溫存隨著你的離去被疼痛吞噬,遠處寺廟的鐘聲還在祈禱一生一世永不言棄的誓言,你走了,就像空中飛舞的樹葉,雖然我不知將飄向何方,但注定不屬於我。 你能聽到我音律和諧的彈奏嗎?你能聽到我在落葉紛飛的季節吹奏的羌笛之聲嗎?是誰別離了憂傷的眼眸,又是誰在情感的宿命裡執著追尋。情深緣淺,我的身影只是你記憶中的一個微小的點綴,對於生活誓言注定是卑微的。 一生中的微語凝噎,在曾經相約的地點早已說完。我何嘗不知落花無意流水無情,只是一份牽掛怎麼可能說斷就斷呢?又是一個人的形單影隻,又是一個人的悲苦天涯,在這落寞的季節裡被無情的放大,你所要的我終於無法企及。作別天邊的晚霞,許一生對你誠摯的祝福,所有的語言就在此刻被凍結。 一個人,一座一生之城。 月色如銀,那銀白色就在廣褒無垠的大地間展開,稀稀拉拉的影影綽綽,微柔的晚風吹的窗欞聲聲作響,我一個人的思念被你帶向遠方,也曾想起那些美好,也曾在每個夜深人靜的之時,倚框而思。 我注定是個感情上戀舊的人,也許我癡癡的守望對你來說不過是一種打擾,我漫天的愁思都在為你席捲,等待更多,等待那個未老的靈魂,情傷情殤,怎奈何這感情上緣起緣落,歲月靜好,到底是誰在左右誰的感情,滿份柔情卻也注定不會相守。 倘若有風就把這思念吹走,倘若有雨就把這思念澆滅。一行清淚掛眼邊,情已離去又何以讓愛成傷害。 緣盡生生世世,有多少人為做到相守纏綿,誰會牽著誰的手慢慢變老,誰會和誰演繹不老的塵世情緣,情感裡沒有對錯,只有合適不合適。這一生怎能忘記也明眉皓齒的容顏,怎能離別帶來的絲絲疼痛,也許注定要悲苦連連。 曾經編織的徇麗多姿的夢終究要醒來,過眼如煙的浮雲塵世必定是心痛永遠無法剔除的傷痕,我的愛會在記憶裡漸行漸遠,就讓月色繼續籠罩這個世界,讓記憶繼續精彩紛呈,帶著對往事的回憶,一個人打點行裝繼續遠航,你終究是我無法到達的天涯。